金阿柯

“他又在学习”
A兴致缺缺地转着笔,思索着后方的人,很奇怪,最近突然对k有点上心,眼睛止不住地追着他走,但却又没啥特别的心绪。
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,也只敢偶然转过头偷偷用余光看一看他,这真是太糟糕了。
A忍不住又偷偷向后看,在目光将要接近时生硬地打了个弯,看向另一侧的黑板,只敢让那人朦胧的存在于视野的一角
突然想起前些日子看到的情话“我的目光里没有你,我的余光里全是你”
“去你妈的余光里全是你,老子一看到他就不想有余光”A愤愤然地想着。

无题(1)

近一点,再近一点,手臂环上脖颈。
亲一点,再亲一点,气息扫过耳畔。
被环住的人身体有点僵硬,但还是笑的一脸灿烂,努力配合。
每次发现singto这样,krist就恶心,明明不喜欢,却又努力配合,明明可以拒绝,却又勉强接受。但最恶心还是自己,明明知道眼前的人不愿意,却又死皮赖脸地装作不知道,明明有女友,却无可救药的动了心
松开环住singto的手,转身去和伙伴嘻闹,singto看着突然松手的某人有点错愕却也没在意,只当对方是嫌无聊了。
krist看的独自走在前面的人,内心波涛汹涌,为了离他更近,找尽一切方法靠近他,没事出门闲逛,也只为偶遇,钻模服装搭配,只为了他觉得好看,也不是没发现 这些一点用都没有,他根本不会在意身边自己的改变。
“我先走了”krist撂下一句话就径自离开了,singto看着突然离去的背影,有点担心,今天krist很怪
“我跟去看看”singto匆忙追上
krist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转过身去,大声喊到:“停下来!”singto不明所以的停了下来,疑惑地看着对面的男孩,天色突然沉下来,快要下雨了。
“……”krist没有说话,singto等的有点不耐烦,正要开口
“你敢过来吗”
“嗯?”
“你若敢迈出这一步,剩下的千步我来走,你敢吗?”krist平静地问到
“……”
见singto没有回答,krist也没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

始于初见,止于终老

日落月起,四季更替,光影似箭,日月如梭。
konghop已初涉职场,开始着手为自己的事业打拼,Arthit也已经在一家大公司里谋了个不错的职位,慢慢的,也有了一笔不少的存款
五年说长不长,可说短也不短了,热恋时的激情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,取而代之的是两人心中最坚定的柔情。
父母那边都还没松口,但比起之前的见面就争吵还是好了很多,至少可以带着自己的伴侣和家人和和气气的吃个饭。
日子平缓的继续着,偶尔到来的小插曲也只是两人之间的粘合剂,早已不在意别人的眼光,也十指紧扣的走过奔腾不息的人潮。
能在对方的眼中看见天边的鱼肚白,隐与晨雾间的暖阳,高耸的山川,黝黑的夜空,璀璨的星河,和最夺人眼目的来自对方的身影
无需多言,生活给予的馈赠,是厮守终生的缘分和勇气

有件小事叫恋爱

7:00
Arthit在七八个闹铃的交响乐中烦躁的爬了起来,抓起一个就要往墙上砸,但想了想还是放下了,毕竟一个闹钟也要那么多钱,墙砸坏了还要自己掏钱修。
7:10
下床后慢吞吞地开始洗漱,今天要和konghop出去约会,“一定要比konghop早!”下定决心后Arthit刷牙刷的更勤快了
7:40
Arthit已经站在衣柜前20分钟了
“T恤配中裤是不是太简单了?”
“衬衫配牛仔裤好像太正经了”
“要不穿花衬?”
8:00
Arthit已经收拾好准备出门了,走到楼下,楼边的树绿的耀眼,阳光刚好照在身上,胸前有个东西正常闪闪发亮,转头看去,有个人背光站在笑的一脸灿烂
“你怎么这么早啊,我难得起这么早就是想比你先到”
“怎么能让Arthit学长等我呢,等你是我这个做男朋友的基本责任啊”
“……”(今天又穿的这么帅)
“今天学长的衣服没干吗,怎么穿了教官服出来?”
“要你管!”
Arthit大步向前走去,丝毫不理会后面的konghop,konghop看着眼前闹别扭的人,笑的无奈又溺宠